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等风热吻你_ 38.三十八吻

时间:2021-04-07 14:3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唧唧的猫小说等风热吻你 38.三十八吻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疯狂后随之而来的是浓重的疲惫感, 付雪梨在一阵连环夺命call之下, 匆忙穿好衣服,亲了亲许星纯, 随即离开一片狼藉的酒店, 赶回付家。

    从酒店到回家这段路程,付雪梨心不在焉,知道许星纯要回Y城他奶奶家,下次见面又不知道要到何时。走的时候没察觉,现在不在一起了, 不舍的心绪倒是浮上心头。萦绕不散。

    刚进门,被付城麟拉着手臂拽着往前走。他浓眉拧紧, 语调变冷,“你这几天去哪鬼混了?”

    “没去哪, 打牌去了。”她信口胡扯, 精神不太好, 甩掉自己表哥的手。等会还要吃年夜饭, 她想上楼去换身衣服, 并不搭理。

    年轻时候追女人玩多了花样, 就付雪梨这走路的姿势,付城麟猜都不用猜就知道她干嘛了的。

    他气急, 靠了一声,瞪大眼睛, 嚷嚷道, “小兔崽子, 翅膀硬了?!你玩归玩,电话都不接,知道我多担心你吗?”

    付雪梨嫌弃道:“我手机没电了!说几遍了,求求你,别说这种让我鸡皮疙瘩起一身的肉麻话了付城麟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互相骂骂咧咧,吵了一通。

    付雪梨绕到客厅,气呼呼正准备上楼,手刚挨上扶梯,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付远东,不怒自威。他面容相当平静,扫了一眼衣衫凌乱的她,沉声道:“过来坐坐。”

    付雪梨脚步一顿,蔫蔫又钝钝地说,“哦...”

    坐到沙发上以后,两个人都没有开口说话。空气静默,付雪梨的头仍旧低着。两人就像毫无关系的路人。

    “我不说我病了,你是不是一辈子都不回这个家了。”

    付雪梨一言不发,咬着唇,死倔着不说话。眼角余光都不抬。

    “天天无正业可务,家也不回,还把我当你叔叔吗。”刚刚说完,付远东就剧烈地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刚刚想冲出口的话又硬生生咽下,眼睛一瞟,就被那几根白发刺到。付雪梨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,坐在沙发上老老实实不动了。

    约莫十分钟以后,付远东才深深叹口气,挥挥手,“走吧走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付雪梨跟踩了尾巴的兔子一样,蹦起来就往楼上冲。一秒都不想多待。

    晚上到八点才吃饭,付家亲戚不多,平时付远东工作繁忙,此时好不容易才凑齐一桌人。饭桌上每个人话也不多,大多时候都是付城麟和他带回来的女朋友讲。

    他女朋友是第一次看到付雪梨,暗自激动了好久,后来吃完饭还要了几张签名。千篇一律求着她要讲讲自家爱豆。

    付雪梨本来耐心就一般般,这会一点也不耐烦,随便打发了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。

    大年三十晚上,前几年临市市区禁止烟花爆竹,弄得一点年味都没有,年过得一点也不热闹。今年政.府倒是取消了这个规定,一到点,外面就天光大亮,砰砰作响。齐姨上来敲门,喊她出去看烟花,被付雪梨懒洋洋拒绝。

    手机里微信的拜年短信叮叮咚咚,付雪梨都不想回。刷地拉开窗帘,仰头,看到接二连三的响炮和烟花冲上夜空中炸开。铺天盖地的光亮,短暂又炫目,尽收眼底。她吸吸鼻子,突然就想到了,高中那年为许星纯过生日。

    过了十几年的时间,如今想起来就像一场梦。

    付雪梨翻身滚到自己床上,身体挪动,拉过枕头蒙在头上。整个人趴着,又忍不住开始想许星纯。嘴角一会上扬,一会撇下。

    估计发了有半个小时的呆。

    她自暴自弃地想。

    自己说起来也是个奔三的成熟女性了,现在怎么这么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女生一样。

    动不动就抑郁。

    假期还有最后两三快天,就要回去工作。

    现在干什么都没和许星纯待在一起有意思。

    这可怎么办啊...

    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刚刚凌晨一点。安静趴了一会,心里忽然涌起一股冲动,付雪梨忽地跳起来。从房里脱出一个行李箱,胡乱丢了几件衣服,披上羽绒服,帽子,从桌上抄起一把车钥匙,蹑手蹑脚就溜下了楼,飞快往后院的车库跑。

    付城麟估计出去和他那群富二代朋友约牌了。其他人也早早就入睡。她没通知任何人,开了付城麟的一辆车。挂挡点火,迅速驶离大门。

    车一阵风似的飚了出去。

    打开导航,搜索地图,然后上高速公路,从临市到Y城一共五个小时的车程。

    付雪梨从来都是一个天马行空的行动派,做起事来全靠大脑发热和一时冲动。

    半夜孤身一人,花了一个晚上,开车去一个陌生的小城市。

    车厢里音乐声流淌,拿起电话拨通许星纯号码的时候,她的手指都在微微颤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十分钟之后。

    车里全是暖气,外面的冷空气涌进来,迅速在车窗上凝了一层白雾,雨刷器来来回回地刮动。

    她一腿跪坐在驾驶位上,整个人扑过去,把许星纯撞得往后趔趄。付雪梨膝盖抵着他的腿根。略微有些地神经质揪着他领口的衣服,像生怕他跑了。胸口窒闷,有乱七八糟的快乐和满足。

    听到他开口问,“你怎么来了。”付雪梨微微喘着气,看着许星纯的表情,莫名刺激。什么也不等他问出口,抱着他的脖子,无声地凑上去接吻。

    从嘴角再到舌尖,湿润的唾沫,搅动着滑向舌根。

    许星纯任由她抱着没动,垂得低低的睫毛微颤。

    付雪梨想,她真是喜欢许星纯了。

    好像忽然着了魔,脑子里想的都是那档子事。和他接吻的感觉,就像吸毒一样,一点也克制不了。有些东西,越是想得到的太多,越是无法被满足。

    良久,她才依依不舍和他分开。

    “几点了。”她哑着嗓子问。

    “六点多。”他答。

    “带你去吃早饭。”

    一大早上,路边有当地人在卖东西。走在街上,环顾一圈,都是简简单单的四合院,木头窗,木头门,简洁明了又古朴。

    等脚落地,付雪梨才见许星纯来的时候两手空空,穿着衬衣长裤,只有一件外套。外面的低气温冷得她一哆嗦,才讶异,“不用开车吗。”

    “很近。”

    有亮着灯的出租车从两人眼前开过,经过前面拐弯,然后开走。街道清冷,严寒中,清晨的风都有些凉凉的,泛着淡青色的微光,吹得身上每个毛孔都有瑟缩的感觉。

    早餐店就四五步。

    四五十岁的大妈,带着围裙,坐在摇椅上。旁边的小板凳上坐着一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,举着苹果准备往嘴巴里送。抬眼瞅住许星纯和戴口罩的付雪梨,长睫毛忽闪忽闪,立即跳起来喊,“哇!来客人了。”

    她要了香菇烧麦和一杯豆浆拎在手里,突然喊,“许星纯。”

    他视线看着前面,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付雪梨顿了顿,没吭声地,紧紧拖住他的胳膊,欲哭无泪,嘴唇微微嘟翘,“我大姨妈好像来了。”

    -

    24小时便利店,许星纯蹲在货架面前,扫了扫,随手取出几包卫生棉。随后走到收银台,从衣兜里摸出钱包准备付账。

    女店员笑盈盈,“先生,还需要什么吗?”

    他拿了打火机,放在收银台上,“一起。”

    找了个地方换好姨妈巾以后,付雪梨坐在车里,口里嚼着烧麦,吞下去。用纸巾把手上和嘴巴上的油渍擦干净,咕噜噜喝水的时候,眼珠却一动不动盯着许星纯看。

    发质乌黑,露出来的一点皮肤白玉一般。他靠在车门上咬着烟,线条明晰的轮廓,五官清隽,就是有点瘦,无论那个角度看都透着让人沉醉的英俊。

    距离太近,从这个角度,甚至能看清他每一寸吞吐烟雾滑动的喉结。

    简直能撩到人崩溃。

    毫无预兆地,付雪梨抬手夺下他的烟,动作很自然,“许星纯,你知道吗,你抽烟虽然很帅,但是会死的很早。”

    许星纯慢半拍,微侧了头,目光落在她脸上。片刻怔忪后,往前探身,他问,“死了不好吗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让你死的。”付雪梨想了想自己的存款,笑得可神气了,“我跟你说,我有很多很多钱。就算你生病了,我也可以养你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修长的手托着她的后脑,指尖冻得有些冷,他的眼里深深沉沉,无边无际。

    怎么又亲起来了...

    付雪梨张口咬住他。

    嘴唇柔软,清凉的气息绕进她的嘴里。他一点点咀嚼她口腔里甜蜜的温度。

    他用指背轻碰了碰她的耳根,有些发烫。

    她被人抵着臀部,有些难堪,身子也僵着不动。被他握住手腕,攥在手心里。许星纯低声含糊,“...继续咬。”

    许星纯把她紧紧抱在怀里。她手指插.入他柔软乌黑的短发,有狠狠揪一把的冲动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一直没有变。

    干干净净不入世,笑起来像在道歉。

    病态又深情。

    是她的许星纯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