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葬元_ 第343、344节 李洛的歹毒;无法拒绝的礼物

时间:2021-04-02 17:1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武猎小说葬元 第343、344节 李洛的歹毒;无法拒绝的礼物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李洛看到园林角落里的一个小神社,突然说道:“这些神社该禁绝了。所谓八百万神灵,当神话传说未尝不可,可要供入神社,不行。”

    纳尼?!

    少贰信资神色剧变,连手中的酒杯都把持不住,嘴巴惊愕的张开之际,一股寒气侵入,让他忍不住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李洛的话,真是吓到他了。禁绝神社,那是要让日人,不再成为日人!

    这就如同禁绝汉人的衣冠文字一般,让汉人不再成为汉人,何其歹毒,何其可怕啊。

    少贰信资听到这话,如何能保持淡定?

    李洛看到少贰信资如此失态,倒也毫不意外。倘若少贰信资无动于衷,那才真的是没心没肺的渣男。

    如果说汉字是汉人最核心的因子,那么神道教就是和日人最核心的因子。是无处不在、遍布城乡的神社,造就了独特的和族。神社,才是日国文化的第一特徵。

    禁绝和族人的神社,就如同禁绝汉人的文字。

    “阁下,这…这如何使得?会激起无休止的反抗的。”少贰信资深吸一口气,鼓起勇气反对道。

    李洛当然没有那么天真,指望就凭一道命令禁绝神道教。但是,他的法子更有欺骗性。

    “少贰君,蒙古官人们只尊奉道家,佛家,和他们的萨满。是绝对不允许日人只尊奉神社的。佛家你们已经有了。萨满不去说它。可是神社,完全可以换成道社啊,无非换个名字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中原的城隍,土地,山神,河神,海神,龙王,灶神,关帝,岳王,财神等等,都属于道家神灵。这和你们的神灵,并无本质不同,无非称呼不同罢了。你们的神道,不也带个道字么?难道,神道不属于道家么?”

    少贰信资一想,似乎还真是这么回事。中原和日国的神灵,的确有不少是相同的,也都有庙祭祀,只是叫法不同罢了。那么,神道也属于道家?少贰信资虽然觉得有些像,可又觉得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李洛虽然是在挖抗,但其实也不算完全忽悠少贰信资。

    道家,是从华夏原始信仰发展而来。华夏原始信仰,和北方草原民族的萨满,以及吐蕃帝国前期的苯教,本质相同。都是信仰自然万物的拟人化神格。因为道法自然,所以华夏原始信仰才发展成熟为道教。

    而日国的神道教,也是自然泛灵崇拜,与华夏早期的道教,本质相同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把神道教装在道家的筐子里,理论上是可行的。

    道家的道,可以有几种分支解释,如天道法则,道德规范,道理方法,法规秩序等。所以道家可以编织出一个很大的筐,把儒家,墨家,法家,阴阳家等全部装进去。再经过融会贯通的系统性改良,会是怎样一副图景?

    李洛继续道:“所以,为了不让大元朝廷不满,只需要下令做些变通就可以了。百姓们,一定会慢慢接受的。首先,把神社改为道社,共分五等。”

    “一等道社称为道宫,二等道社称为道院,三等称为观,四等为庙,五等就直接叫道社。”李洛指指院子角落的小神社,“比如这个小神社,就可叫道社。”

    少贰信资沉默不语。倘若仅仅是这样改名,那并不是不能接受。但他很清楚,李洛的重点,还在后面。

    果然李洛又道:“有些神灵,不许冠名。比如河童,直接叫河神就是了。惠比寿,直接就叫财神。数量最多的稻荷神社,掌管庄稼丰收,直接叫神农庙就成。嗯,规模大的,也能叫神农宫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里面的神子巫女,还有宫司,弥宜这些神官,一律改名。宫司改为道主,庙主,观主等。神子巫女改为道人和女冠。哼,倘若朝廷知道有人僭称神子,你知道是什么后果么?”

    “在中原,不是什么神灵都可祭祀。朝廷官府不允许的,就叫淫祠,是要捣毁的。你们也是,我会列一份名单,报请朝廷。朝廷批复的,可祭之。朝廷不批复,那些乱七八糟的神灵,不许再祭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,要建立一些新的庙社。如城隍庙,嗯,每县必须要有。像伊势神宫和出云大社这样的神社,你以为以后还会存在么?哼,不是改为道官,就会改为佛寺。”

    李洛说完这些,忍住笑意,慢慢给自己斟酒,等少贰信资消化消化自己的话。

    少贰信资呆若木鸡的坐了几杯酒的功夫,声音苦涩的问:“阁下,只能如此吗?”

    李洛点头道:“少贰君,我只能为日省百姓做到这些了。倘若换个平章,说不定一声令下,会全部禁绝。如今大元尊崇道家和密宗。道家不说,你以为密宗会容忍神社独大?他们拿道家没办法,可要对付你们的神道,不要太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不如先披上道家这层皮,有了这层皮,喇嘛们就没办法了。难道,你希望看到日省到时遍布喇嘛庙,甚至是绿庙么?”

    少贰信资不得不感谢的行礼道:“如此说来,在下真要谢谢阁下了。”

    李洛道:“感谢倒是不必。趁着现在本帅还是日国平章,能为你们做多少就做多少吧。哎,人倘若一心善,这官就难做了。本帅猜测,只要日省一平定,喇嘛们和那些色目教徒,一定会来传教。我们的动作要快了。”

    少贰信资这次是真的相信李洛的好意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请阁下下令吧。”少贰信资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一天后,总管府就发出一道命令,严令各地县令限期办妥。

    命令立刻就引起了轩然大波,但由于并不是彻底禁绝神社,百姓们最终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。现在的九州岛,已经被日奸控制,硬骨头几乎死光了。

    李洛的动作很快。不到十天的时间,九州岛上的近千座稻荷神社,全部改为神农庙。同时,很多神社被改为城隍庙,土地庙,山神庙,财神庙等。

    取缔一切神子巫女的称号,全部改为道人和女冠。

    九州岛,成为李洛宗教改革的试验田。

    为了安抚民心,李洛又下了第二道令。将被灭豪强地头的庄园土地,慷他人之慨的全部分给日国百姓。

    这是很阴险的一招。表面上看,是施恩百姓,安抚民心,稳定朝廷统治。

    可其实,是给元廷挖坑。

    蒙古贵族们都是贪婪的奴隶主,到时他们来到这里,岂有不惦记百姓土地的?到时肯定会像在中原那样,跑马圈地,搞投下庄园。

    这样,百姓还没有捂热的土地,又被夺走,哪有不恨的?就算无力反抗,也会惦记着造反,就像中原层出不穷的起义那样。

    那到时,等李洛重新来到日国,打出反元的旗号,九州岛立刻就会像一颗熟透的桃子,落在他的手里。

    果然,施恩的命令一下去,百姓对李洛的看法大为改观,甚至开始感激起李洛这个侵略者。而“李氏宗教改革”,也更加顺利了。

    “元廷”的统治,在九州岛终于稳固下来。

    腊月十四这天,早就去了本州岛的特务李徐派人来报,忻都和张弘范合兵六万多人,这段时间关东爆发了几次大战,幕府军大败,被元军斩杀十几万人。

    腊月初三,四万元军援军登陆关东后,攻打镰仓城,驱赶日国俘虏为前驱攻城。张弘范的汉军用铜火炮,炸罐抛射机,火箭等攻城,险些攻下镰仓。镰仓城几度不保,但都被北条时宗险而又险的守住了。

    腊月初八,各地赶赴镰仓“勤王”日军,来到镰仓城下,和蒙古骑兵大战。勤王的日军高达十几万,可是来不及列阵,就被数万蒙古骑兵冲阵,大败亏输,蒙古骑兵追击数十里,十几万日军援军几乎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腊月初九,忻都下达“屠年令”,意思是,从初九到元旦,二十二日不封刀,大肆屠杀日国军民。并放言,北条氏何时开城投降,何时停止屠杀。

    但是,关东到处都是豪强组织的反元义军,元军的屠杀,并不是没有抵抗。

    李洛听到这些情报,想象到关东如今尸山血海,烽烟四起的惨状,很是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这些,都是当年中原经历过的一幕啊。

    看来,日国大规模的抵抗一时半会不会停止,但最多也只能坚持半年了。

    半年之内,日国必亡,会死很多很多人。但是,元军也无法在日国抽身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腊月十五,被元廷任命为日国平章的玉昔帖木儿,终于来到秀宁城。闻报的李洛,亲自出城迎接。

    “征东大将军,平章李洛,接旨!”玉昔帖木儿一见到李洛,按惯例先宣布圣旨。

    “微臣李洛接旨,请圣上安!”李洛不得不再次跪下。

    “大汗很好!”玉昔贴木儿说道,展开一道圣旨亲自念起来,作为曾经的御史中丞,他还是识得一些汉字的。

    “长生天气力里、大福荫护助里、皇帝圣旨。着玉昔帖木儿给李洛圣旨:你捉了日国主么?恁的好样子,真真好官人也。朕听了好生欢喜呵,直教升你做那郡公也者,你家夫人,也教皇后用了宝玺,与她做了一品诰命去,管教你夫妻体面呵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回朝献俘,朕准了你也。教玉昔帖木儿接了你位子,你与他做个了结,便回朝呵。但总要年前回,方是好意思。若教差了几天,那元旦大朝呵,少了日国主磕头,终究不美也。”

    “你与日国主说,大都可是好去处。皇帝等他每去了,何止护他每性命,富贵也要与他每,封了大官人做,教他每安心上路也。你的兵马呵,自回来修养……钦哉!”

    李洛好不容易听完,谢恩道:“微臣拜谢圣上天恩!”

    玉昔帖木儿将圣旨交到李洛手里,拉起他的手,笑道:“雄鹰累了,也是要回巢的。江华郡公,圣旨你都听分明了。大汗要你赶着献俘,务必年前送到,太庙里也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玉昔帖木儿毕竟现在是文官,虽然心里委实瞧不上李洛这个“高丽人”,但是面上还算客气。毕竟李洛今非昔比,乃是正二品的江华郡公。

    李洛道:“下官和平章官人交办好差事,这就返航回朝。平章官人这便进城罢。”他如今已经不是征东大将军和日省平章,两个一品的官职都没了,在玉昔帖木儿面前,当然要自称下官。

    玉昔帖木儿乃朝中老吏,自然能猜出李洛的某些心思,一边进城一边笑道:“江华郡公献俘回朝,大汗自然要委以重任的,主人不会把好猎鹰关在笼子里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李洛装出关心的样子,“以平章官人看,下官将会委任何职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玉昔帖木儿很满意李洛的患得患失,倘若李洛云淡风轻,他反而会奇怪。“也可能是六部,也可能是中书省,也可能去地方行省。江华郡公倒是想去哪里呢?”

    李洛呵呵笑道:“那还有用说,当然是中书省啊。只是,未必能够如意。”

    李洛嘴上这么说,心里却在暗暗着急。倘若真在大都做了京官,那就麻烦了。天天在皇帝眼皮子底下,坐班上朝,还能怎么折腾?

    玉昔帖木儿却是知道,李洛的官职,差不多敲定了。不出意外的话,就是兵部尚书。

    大元六部是正三品衙门,但每部设有三名尚书,可宋国的每部尚书只有一人。如此一来,一个尚书其实没有多少实权了。

    况且这兵部尚书还不管军务,大元军机大权尽在枢密院。兵部的职责,以邮驿屯牧为主。

    那么,让这李洛出任实权不大的三品兵部尚书,还是三个尚书之一,是不是亏待或降职呢?

    也不是。

    毕竟这李洛之前的从一品平章,乃是权宜之下的高配,不过临时官职罢了。而且他年纪不过二十出头,又封了郡公的爵位酬功,倘若再进京担任三品兵部尚书,那已经很不错了,怎么会是亏待?

    李洛不知道的是,他可能回京出任兵部尚书的情报,早在三天前就被特察局大都分局汇报给了海东的崔秀宁。现在,崔秀宁正为这事操心呢。

    玉昔帖木儿进了城,李洛先是介绍日奸高官们给他认识,然后就请玉昔帖木儿到花厅密谈,算是交接差事。

    玉昔帖木儿当然要了解情况,所以听的也很耐心,并没有摆蒙古大官人的架子。

    “……日人百姓们得了豪强的田土,就没人造反了,都说朝廷的好话……不过有一遭,这日人极其信奉他们的神灵,很是虔诚,于我大元治理日人很是不利。是以,下官强迫他们改神为道,必要与大元一般崇信佛道……”

    李洛以一副“为了我大元”的口吻说道,任谁听到,都会认为是志虑忠纯的谋国之言。

    玉昔帖木儿沉吟着说道:“江华郡公,你做的很好。这什么神道神社,既然日人如此信奉,当然不能不管。”

    李洛道:“还有一事,下官来不及做,只能留给平章官人了。”

    玉昔帖木儿对李洛的忠心用事很是满意,“你直说便是,只要妥当,本官自会接着办。”

    李洛郑重的说道:“这日人有两种文字。除了汉字,还有一种和字,多为百姓所用。我大元已有蒙古国字,汉字,畏兀尔字,吐蕃字。倘若每征服一国,却不废黜其字,那岂不是文字种类越来越多?”

    “以下官看来,一国文字,三四种最多了。不然,实不利于我大元治理,公文往来也很是不便。下官认为,既征服日国,当废其字。将来,每征服一国,就该废其文。”

    玉昔帖木儿眼睛一亮,越想越觉得李洛的大有道理。可不是么?以后征服的国多了,都让他们保留文字,那大元的文字越来越多,还不乱套了?

    “好,此事本官来做,江华郡公就放心吧。”玉昔帖木儿点头道。

    李洛道:“下官以为,一为神社,一为和字。这两件事办好,日省才能真正成为我大元的日省。否则,他们就像鹰窝里的夜猫子,始终怀有异心呐。”

    玉昔帖木儿深以为然,嗯,这个李洛,对大元果然忠心,是个好官人。

    李洛“推心置腹”的和玉昔帖木儿交代完,就不再停留,率领剩下的兵马押解日国君臣出城,去海边上船回国。

    李洛的兵马虽然走了,但玉昔帖木儿自己也带了五千兵马前来,镇压九州岛够了。

    李洛来到海边,首先将舰队一分为二。他自己的水师,自然载着银矿石,金银财宝,以及数千日国精壮南下海东。

    名义是,江南军要回江南。而且,江华乡勇也跟随去了海东,再也不会回江华岛了。

    然后,江华水师,宁海水师,高丽残兵,部分江南军,总共两万人,押解着三千多俘虏西归。

    这两万兵马,才是真正回国的元朝残军,是给元廷的交代。不可能他全军覆没了吧?总要带些兵回去才像话。

    “郎主,日国主求见。”在海上航行一天后,亲卫来禀报,日国天皇所在的船上发来消息,想要求见李洛。

    “准。”李洛答应了。

    等到龟山上皇出现,竟然还带了个十三四岁的少女。

    “小国下君,见过将军大人。”龟山上皇行礼道,他的神色很是尴尬,那是要开口求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而他身后的少女,也低着脑袋,不敢抬头。但还是能看到她姿容妍丽,是一个美人。

    “国主免礼,不知所来何事?”李洛问道,心知肯定和这少女有关。

    龟山道:“此女乃在下侄女姈子内亲王(公主)。姈子,还不快快拜见李将军!”

    姈子内亲王蹀躞着步子快走几步,身姿优雅的跪伏下去,“姈子拜见将军。”她的声音还很稚嫩,却带着一种深深的忧郁和伤感。

    姈子?有些熟悉啊!嗯,不就是在玉造汤青池中留诗的女子么?原来是她。

    龟山什么意思?送侄女贿赂我?我会吃这套?

    “公主请起吧,无需多礼。”李洛心中好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将军大人。”姈子不紧不慢的起来,再次侍立在龟山之后。

    龟山叹了口气,指着姈子公主,“将军大人,此女数次寻死觅活,说是死也不去大都。在下委实难做啊。当年,她父亲本是天皇,后来在下即位,总是心中有愧,如今他父皇已逝,在下不愿她死于非命。”

    李洛将手笼在袖子里,眯着眼睛,“所以,你要将她送给本官?”

    龟山苦笑道:“正是如此,还请将军大人怜悯。此女年仅十四,生性娴静多思,她去了大都,多半活不了。”

    李洛很是无语。收留一个亡国公主,对于元朝大将来说,根本不算事。可问题是,李洛凭什么要收留她?就凭她长的可人?

    要是收留她,谁知道她有没有可能给自己一刀?更重要的是,崔秀宁会怎么想?

    “本官爱莫能助。国主和公主还是请回船吧。”李洛直接摇头拒绝了。

    纳尼?

    龟山简直不敢相信。姈子虽小,却有京都贵女中的第一美人,也颇有才华,不知道多少公卿子弟求之而不得。怎么,他竟然不要?

    龟山真的难以理解了。

    他还真不是送侄女贿赂李洛,而是侄女几度自杀,执意不去大都朝廷,不见鞑子君臣,他才出此下策。

    龟山想了想,暗叹一声,只能使出杀手锏。反正那些对他来说,已经没有用了。还不如拿来和李洛交换,起码能保姈子一命,好过白白浪费。

    “将军大人,倘若愿意收留姈子,在下愿送将军一件礼物。”龟山意味深长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洛提不起精神了。还有什么礼物是他稀罕的?但好奇心还是让他问道:“你且说说看。倘若本帅满意,自然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龟山没有说话,而是探手入怀,取出一根衣带。然后拆开带子,露出一卷泛黄的纸,双手捧着递给李洛。

    嗯?李洛接下来一看,即便淡定如他,也忍不住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!本帅答应你,姈子公主,你可以不去大都了!”

    他要是拒绝,那才傻呢。这纸上所说的,正是他想要的东西之一。李洛也没有无耻到收了东西就反悔。

    ps:征讨日国写了一个月,到此就结束了。可能人会说主角没打几仗,但主角不是来打仗的啊,他又不傻,为何替元廷打生打死?他是为利益而来,利益到手就行,不打了。请大家多多支持我,蟹蟹。

    清逸文学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