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双衍纪_ 第二百六十六章 天助我也

时间:2021-03-26 14:1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黑无常白无常小说双衍纪 第二百六十六章 天助我也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()    常言道:“仲春四月,昼暖夜凉。”

    此情形在北地尤甚。虽然白天里和风煦日,但入夜之后却泛出一阵冷意。

    一股凉飕飕的小风贴着地面卷来,南宫雪不禁抱紧了胳膊。早已是寂灭境界的她,居然会觉得冷。她知道,这种冷意并非来自天气,而是来自于她失落、彷徨的内心。多年以来,日日夜夜漫长的守候与期待,最终却在见到朝思暮想的人时,化为了一堆泡影。从金寿山失魂落魄地返回后,南宫雪一直在大院中不断地徘徊至深夜。之后的时日,她偶尔会来到杜怀柔的房前绕一圈,心中那种想见又怕见、想走又不舍的感觉矛盾至极。

    这一日,她本不想再去看那间次次让她心怀希望、又屡屡令她满心失望的房屋,但也许是习惯了,恍惚间,她竟再一次鬼使神差地来到了杜怀柔的房前。

    宾客们都在金寿山观摩铸刀至今未归,院中四处寂静冷清,悄然无声。南宫雪背靠着廊柱坐在地上,双手抱膝,垂颔其上,愣愣地望着地面出神。纵然心绪万千,却如同一团乱麻,无从理起。本设想过千万种久别重逢时欣喜的情景,却不想竟在出乎意料的时候迎来了一个如此戏剧性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还说什么‘心上人已经过世了’,都是骗我的……”南宫雪轻声自语。回想起当初从仙魔大会回还后的接风宴,她不禁泪花涟涟。自古以来只有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”的道理,但在萧天河对自己的各种明言暗示始终是模棱两可的情况下,她顾不得羞赧,主动求爱。不料萧天河却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拒绝了自己,理由是他已经有了心上人。

    尽管那位女子已经逝去,可萧天河依然对她念念不忘。南宫雪对此并不恼恨,相反,她心中愈加敬佩起萧天河来。如此一位用情专一、重情重义的男子,即便不能与其结为伉俪又如何?南宫雪心甘情愿以一个“好妹妹”的身份陪伴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可事到如今,那个“一往情深”的男子却与她人成婚了,叫南宫雪怎能不失落?

    刹那间,长久的思念如海潮澎湃,涌上了心头。“三十三年了,真的好想你……”南宫雪喃喃哀语,潸然泪下,膝头很快就被泪水浸透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陆续有宾客返回大院,看来铸刀大会已经结束了。南宫雪赶紧擦干了泪痕,站起身来。她并不知道萧天河会不会回来,但她不想萧天河真回来时看到自己的眼泪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要是遇见他,我该说些什么呢?”南宫雪在心中询问自己。思来想去,似乎总会陷入无话可说的尴尬情形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萧大哥的心从来就没有属于过我,我又何苦自寻烦恼呢?既然我已同他结拜,他爱谁娶谁自然与我无干,我又何必让他为难呢?况且杜怀柔还是名震天下的铸刀大师,在铸造方面还可以指点萧大哥一番,我哪里比得过人家……”南宫雪长叹了一口气,决心离开。她不愿再打扰萧天河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郎虽无情妾意真,

    孤身独隐避红尘。

    多年恍惚匆匆过,

    甘心首疾忆温存。

    花恋疾风落清芬,

    沙眷流水泛浊浑。

    芳华散尽无缘伴,

    从此形同陌路人。”

    南宫雪凄冷落寞的微吟,伴随着幽幽呜咽的晚风,像是一首从飘渺远处传来的悲歌。

    “萧大哥,后会无期。”南宫雪唇间轻吐。

    无巧不成书。当南宫雪决定放下心结,欲悄然离去之时,萧天河和杜怀柔恰好回到了房前。南宫雪心头一紧,连忙扶墙藏入阴影之中。

    朝思暮想的人就在眼前,南宫雪却鼓不起现身相见的勇气。眼见萧天河与杜怀柔有说有笑,即将推门入屋,她知道,此番错过,恐怕就永远不会再见了。

    南宫雪把心一横,从阴影中走出,怯生生地喊了一句:“萧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河闻声转头,又惊又喜:“雪妹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见过杜大师。”南宫雪颇有礼数,不忘记向杜怀柔颔首示敬。

    “你是?”杜怀柔好奇地打量了一番南宫雪,又瞥了一眼萧天河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结拜妹子,南宫雪。我们都三十多年未曾相见了!来,进屋,今晚我们可要好好聊一聊!”萧天河兴奋地邀请。

    听到“结拜妹子”几个字,南宫雪不由自主地轻轻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杜怀柔眼力非凡,一眼就看出端倪来了,心中不禁暗笑萧天河木讷。眼见他傻乎乎地拉着南宫雪的衣袖往门里拽,杜怀柔却抢先跨进门内,挡住了萧天河并且轻轻推了他一把:“既然是多年故友,我就不掺和你们叙旧了。夜色清美,环境优雅,何不沐月光、踏闲步?我也累了,正好休息。”言罢,她向萧天河眨了眨眼睛,掩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嗯?”萧天河挠了挠脑袋,杜怀柔肯定不是真累,之前她那么喜欢黏糊自己,甩都甩不掉,怎么突然变了呢?

    “萧大哥……对不起,想必嫂嫂是误会了。我这就离开,你快点儿进去陪个不是吧。”南宫雪低头要走。

    “什么呀!别走,你才是误会了呢!”萧天河这才想起来,之前在金寿山杜怀柔当众宣布两人是夫妻的事,南宫雪当时肯定也在场,难怪她看到自己并不显得十分喜悦,反而面带忧伤呢。

    南宫雪却摇了摇头,推开了萧天河攥住衣袖的手,强作欢颜:“你不明白。爱,是自私的。天下间没有任何一位女子愿意自己的丈夫和别的姑娘一起月下漫步。趁嫂嫂还没发火,你好好解释还来得及。萧大哥,你当初只留下一句‘我修炼到渡劫就回来’,之后就匆匆而别,可我却一直将那句话当成是你我的约定。想不到,这一别就是三十三年之久……罢了,你成婚之事小妹未曾向你道喜,在此恭祝你和嫂嫂鸳鸯双栖,蝴蝶双舞,鸿雁双宿,鸾凤双飞。天色已晚,你我就此别过。”说完,南宫雪向萧天河拱手作揖,强忍着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望着南宫雪萧瑟落寞的背影,萧天河并没过多地解释

    。他叹了口气,心道:“雪妹,对不起,我又伤害了你一次……我是不忍将你卷入危险之中啊……”他何尝不知道南宫雪的苦心等待?只是此时自己境况不同,尚有性命攸关的大事迫在眉睫,如此让南宫雪断去念想倒是件好事。

    千言万语最终却凝结成短短的只言片语,南宫雪心如刀绞。听到身后那一声叹息时,她不禁泪如雨下,脚下步伐加快,似乎想快些离开这个伤心之处,忘却那个伤心之人。

    目送南宫雪消失在夜幕之中,萧天河转身回到了房内。他却没有发现,在远处假山上的凉亭内,正站着一位黑衣人,自始至终一直在默默地注视着他。萧天河关上房门后,黑衣人忽而冷笑一声,身影一晃,消失在黑暗里。

    “哟,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坐在桌前喝茶的杜怀柔戏谑地笑道。

    萧天河摇头慨叹:“我自己都前路未卜,还是少些瓜葛牵绊为好,免得连累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‘她’……还‘们’?啧啧啧……”杜怀柔咂着嘴,“真看不出来,你的‘情妹妹’还不少嘛!”

    萧天河瞅了她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胡说八道……我是指我以前的朋友们。一来他们的思想被魔主毒害得太深;二来他们不是魔主的对手。总而言之,目前还是下狠心与故友们一刀两断为好!”

    “呵,你说的‘故友’是不是也包括我啊?”屋门突然被推开了,一人大笑着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两人齐齐站起身,杜怀柔欣喜道:“石大哥!你果然来了!”

    “石兄,别来无恙啊。”萧天河也拱手行礼。

    “萧兄弟,小柔。”石灏明转身掩上了房门,轻轻挥了几下手掌,一个隔音的法阵布置完成。萧天河吹灯拔蜡,屋中陷入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待石灏明在桌前坐下,杜怀柔急切地问道:“白日看见你时吓了我一跳,也许是一直专注于铸刀,竟未觉察到魔主的确切位置。你这样独自前来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“魔主其实一直藏身在宾客之中,直到你铸成了魔刀才离开。我是特意显身让你们看到我的,否则今晚又不知道你会跑到哪里去耍了。”石灏明顿了一顿,“魔主似乎对嫣儿她们的妖力损伤有所察觉,所以最近愈加专注于炼化孟章佩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,大事当前,我自有分寸。”杜怀柔笑了笑,“不知现在魔主炼化到什么地步了?”

    “他即将彻底炼化。”石灏明回答道,“所以,我这种半自由的时日无多了。”

    听石灏明如此一说,杜怀柔与萧天河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与紧迫度。一旦石灏明被魔主支配,那几乎是没有任何胜算了。

    “之前在迷雾海域石兄曾经说过,‘你我下一次重逢之日,就是一切完备之时’,不知石兄现在是否已经有了周密的计划?”萧天河问。

    “计划是有,但谈不上周密。因为一颗突然冒出的蓝元石搅乱了我早已制定好的计划,有了那颗蓝元石,魔主距离彻底炼化孟章佩仅一步之遥,导致他不惜消耗自身的元力来达到目的。因此我不得不推翻盘打算,重新安排一个更加稳妥的方法。今夜前来,正是为了与你们详谈。”

    萧天河叹了口气:“原来我隐修的这些年,又出现了一颗蓝元石。倘若魔主再得到一颗的话,岂不是立即可以完炼化孟章佩?”

    石灏明点了点头:“的确。不过蓝元石并不是那么易得的。这颗突然冒出来的蓝元石,就是你的那一颗。你的朋友在风云大会时将其拿出,后来自然落在了魔主手里。”

    萧天河感到莫名:“可魔主当时并没有收下那颗蓝元石啊!我朋友出了内核之后把蓝元石还给了我,后来我把它藏在了隐修的天孤山上,没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魔主早就盯上你了,你藏蓝元石,他又怎会不知道?”石灏明无奈地笑了笑,“就是他令我去天孤山取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萧天河懊恼万分:“是我的错,早知如此,还不如随身带着呢!”

    杜怀柔安慰他:“不必自责。随身带着反而更危险,魔主可能直接下令让石大哥把你抓进内核,搜出蓝元石。”

    萧天河眉头紧蹙:“我不明白,既然魔主需要这颗蓝元石,为何不在风云大会时就收下?”

    “只有一种解释——风云大会那会时机未到。经过这三十多年,魔主实施大计的时机已然成熟,他是打算在夺舍之前完炼化孟章佩。”杜怀柔道。

    萧天河挠了挠脑袋:“可这并不妨碍他提前收下蓝元石啊!”

    “魔主想必已经知道你不是天焰大陆的人,所以我猜魔主是想等你发觉红蒙石与蓝元石的奥密,从而去迷雾海域取来更多的两种宝石进行研究。”石灏明推测道。

    果然是早就被盯上了,萧天河的秘密几乎都被魔主所知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做?”杜怀柔问。

    石灏明伸出食指,汇聚妖力,一点柔和的金光出现在指尖处。“一个字,躲!”石灏明道,“以前魔主是忌惮萧兄弟背后有人,故而一直不曾对他下手。可他似乎已经确定了萧兄弟是孤身一人来到天焰大陆的,所以他现在毫无顾忌。在他炼化孟章佩之后,仅凭你二人之力断然胜不了他。所以萧兄弟务必立即动身前往迷雾海域。除了你之外,任谁都无法进入那里,魔主自然拿你没有办法。你就安安心心地在其中修炼直至渡劫,成为刀魔之后方有一战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魔主是因为这个才将我放出孟章界的……呵,不过,躲进迷雾海域是否太消极了?不知魔主如今的实力有多强?”其实萧天河早就想到过这个方法,只是觉得太过被动,而且将来还不得不与石灏明作战,并非上策。

    “唉,魔主彻底炼化孟章佩所剩余的时间已不允我们按原计划行事,我们只能退而求其次,尽量寻找一个把握大一点的方法。”石灏明无奈,“魔主在禹馀界时的实力也就比大赤界的剑仙强上少许,下到大赤界时消耗了部分元力,仙魔大战时也消耗了一些,炼化孟章佩又消耗了一些。由于缺乏恢复元力的手段,所以目前他的

    实力比即将飞升的刀魔要弱,但比起渡劫境界的修魔者却是强了不少。换言之,只要你渡劫成功,并将体内的玄力转化为蒙力,就比他厉害。”

    杜怀柔点头道:“没错!魔主也不敢让体内的元力过多,否则天地法则会迫使他飞升回禹馀界,这正是我们可以利用的弱点。可我担心魔主在最后走投无路之时会拖上你们陪葬……”

    石灏明叹了口气:“事到如今,也只有放手一搏了。对了,小柔,我怀疑魔主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。保险起见,你也不能继续留在天焰大陆上了。”

    杜怀柔一怔:“这……可能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从孟章界中出来之时,魔主虽然尚未开始炼化孟章佩,但他已经用灵魂之力探查过了。比方说你面前有个法阵,虽然不是由你亲自布设,但阵眼与阵脚却已经在你手中。即便你无法控制该法阵,你也能获悉阵中的各种奥妙。魔主的心机可是很深的,他情知斗不过你,所以一直装作不知。一旦彻底炼化了孟章佩,恐怕就要令我来结果你的性命了。”石灏明道。

    “嗯!可是……我也无法进入迷雾海域啊!让萧天河带我进去倒是可以,但我不想昏迷个几十年……”杜怀柔面露为难之色。

    石灏明摇了摇头:“不,你也有你的任务。在萧天河修炼期间,你替我寻找这个。”说着,他用发光的指尖在桌面上写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虎”、“豹”。

    两个大字金光闪耀,而后逐渐暗淡,直至消失。

    杜怀柔疑惑地抬起头,与石灏明四目相对:“石大哥,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了多增加一些胜算,让萧天河带你穿过迷雾海域,你去青龙大陆寻找帮手。在那个自由的灵气大陆,欲寻一个开启了灵智的虎类或者豹类妖族,想必对你来说并非难事。”

    “石大哥,我不太明白……虎类妖族与豹类妖族的实力的确是比较强,可那是在禹馀界。这大赤界的妖族即使开启了灵智,却依然未脱离‘妖兽’的范畴,到时又能有多大的助力?”杜怀柔猜不透石灏明的用意。

    “聊胜于无。你去了青龙大陆也没有其他事做,此任务能完成则已,实在找不到强力的妖族也就罢了,我们大可等到萧兄弟实力足够之时。”石灏明道,“另外,不知萧兄弟在青龙大陆可有什么信得过的至交?”

    “至交……”顿时一连串故友之名浮现在萧天河的脑海中:陆柏峰、韩明飞、唐君荷、花清雨、朱晓敏,当然,还少不了至亲的兄弟何天遥。“确实有几位生死之交,而且根骨资质都不亚于我。若是他们没有飞升的话,必定会来帮我的忙!”

    石灏明点头笑道:“那太好了。到时你也可以去邀请他们前来相助。反正天焰大陆没有刀魔,魔主也不敢让十八柄绝世魔刀聚在一起,因此你的朋友们不必担心其他的麻烦。不过以你修魔者的身份回到青龙大陆或许会有危险。小柔,这件事情也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咧!我们什么时候动身?”杜怀柔兴奋得摩拳擦掌,恨不得立即出发去青龙大陆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萧天河道,“石兄,不瞒你说,我当初是迫不得已才来到天焰大陆的,青龙大陆早已没有我的容身之地。我那几位至交都是修仙奇才,不论是留在修仙大宗,还是去各地云游或是隐修,想见到他们都不是件容易的事。而且青龙大陆可有实力卓绝的剑仙,我不太放心让小柔自己去找。”

    “嘁,别小瞧我啊!”杜怀柔擂了萧天河一拳。

    “青龙大陆的十八柄绝世仙剑可是聚在一处的。”萧天河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原来那个大陆也有十八柄神兵利器啊……”杜怀柔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知道,在我来天焰大陆之前,青龙大陆曾经爆发过一次席卷天下的妖兽暴乱,目的就是颠覆修仙界,人们称之为‘仙妖大战’。在大战之前,那些一直不知下落的绝世仙剑一柄柄现世,妖族的几位统领最后正是被绝世仙剑所杀。失去了首领,剩下的妖兽们想必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,或许已被屠戮干净也说不定。你们想找厉害的妖兽,恐怕也很困难。”

    “哦?真想不到,青龙大陆的妖族还曾经如此昌盛过!那妖族的统领是什么样的妖兽?”石灏明显得十分有兴趣。

    “已经不是‘妖兽’了,而是与你们一样的妖族。很巧,他们兄弟九人,和你一样是龙族。”

    石灏明轻抚着下巴:“龙族……难怪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就称呼我是‘龙族’。我当时还奇怪你是如何看出我本体的呢!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龙族九兄弟之中有一人和你一样,也使用一杆金色的长枪。”萧天河回忆起可怕的“九宫天龙阵”击杀修仙高手的情景,慨叹道,“他们九兄弟实力高强,武器各异,还摆出了一个使得各个武器相得益彰的可怕战阵。若不是最后剑仙出战,十八柄绝世仙剑齐聚,恐怕青龙大陆的修仙界已经不复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已修炼成人形,为何不飞升呢?把占据一块大陆当作目标,眼光太短浅了吧?”杜怀柔不解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为他们的母亲复仇。个中详细我也不太清楚。”萧天河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唉,不管怎样,他们都死了。从妖兽修炼成人形,其路之艰辛你根本无法想像。就那么一股脑地被绝世仙剑给杀了个干净,太可惜了!”杜怀柔深知妖族修炼的不易,由衷地感到惋惜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为了久远的仇怨而掀起轩然暴乱,修仙者死伤无数,妖兽横尸遍野。最后兄弟九去其八,何苦来哉呢!”萧天河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石灏明突然喊了一声,吓了两人一跳,只见他的神情颇为激动,“萧兄弟!你刚说‘九去其八’,意思是还有一人活着?”

    萧天河点点头:“当时我在远处,看到九人中的一人满身是血地逃离飞走了,剑仙们也没有去追,所以应该是还活着吧。石兄为何有此一问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石灏明猛拍桌子站起身来,开怀大笑,“太好了,太好了!天助我也,真是天助我也啊!”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